我死盯著那幅令我抓狂的對稱曼陀羅,我盯著中間那個像是蒲團的圓心,我想像我坐在蒲團上,我想像蒲團跑了出來,出現在我的面前,漸漸地,我的視線變得模糊,非常的模糊,我看到蒲團飛了起來,變得很立體,這時候我的眼睛慢慢地閉上。

madala-3rd.jpg

我就坐在蒲團上飛來飛去的,我的心好平靜。我聽到四周有許多聲音,我可以很清楚聽到,就像是看到一樣,到那個有聲音的地方。我發現我好自由,我可以任意的來去,雖然眼前沒有任何畫面,但心中充滿了祥和。

我不捨得將眼睛睜開,想一直停留在當下,就像有一句話說「當我安坐在蒲團上,我就是坐在自己的廟裡了。」確實如此。

眼睛睜開之後,我迅速地完成了以上的第三幅曼陀羅,沒有一絲的猶豫及懷疑,心中有一股動力讓我不停的畫,我從外圈一層一層往內畫,總共畫了十一圈,我將第三幅曼陀羅取名為「空」。

沒想到,那幅令我抓狂的對稱曼陀羅,竟然讓我有如此大的轉變。

畫完之後,我很興奮,心中澎湃不已又平靜異常,充滿動力又保有寧靜,好像內心深處的記憶被喚起一般,急於想顯現於人,更沒想到的是,這幅「空」的畫風,更是與第四幅的螺旋有異曲同工之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ware 身心靜霏坊 的頭像
Aware 身心靜霏坊

Aware身心覺察園地

Aware 身心靜霏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