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主管好像是來我家拜訪,夢裡的家不是現在住的地方。她穿著白色的上衣,詢問我有關某個工作機會的興趣及結果(之前他曾介紹工作給我),我表明因為目前工作有了一些改變,所以必須拒絕這個工作,她試圖說明這個工作機會的發展,也強調那位總經理的特質可以讓我有不一樣的發揮,我雖然知道但有些為難,後來為了讓我能親身體驗該公司的內部作業,她帶我參加他們的會議。

我來到了一個像學校教室的地方,有黑板、講台,下面坐了很多人,大約有50-100人左右,幾乎都是男士,而且每個人都西裝畢挺的,這些人並不是面對黑板而坐,而是橫對黑板面對面坐,我坐在面對黑板的右下角處,看到總經理點名叫人起立報告,在講台左前方第一個座位的男主管被叫起來,被問了一些答不出來的問題後就被叫到講台上,總經理拿出一根很長的棍子,很用力的打了那個主管的手,那個主管被打了之後回到座位上,後來又點了另一位主管問他一些問題,而那位主管好像說這件事與剛剛那位主管有關,所以剛剛被打的主管又被叫了起來,他站起來之後,我看到他表情是笑笑的,好像無所謂的樣子。

我覺得這樣的組織很怪,感覺不像是企業的運作,後來前主管走向我,我跟他說我不喜歡這位總經理的個性,太霸道了,所以決定放棄這個工作機會。

夢境轉到我駕著車子載著男友好像從剛剛的教室離開,男友坐在右前座,車子感覺好像是深綠色,我們開上山路,路的右邊是山壁,左邊是懸崖,山路是石子路,崎嶇不平,而且很窄,男友叫我停下車想與我做些親密的事,所以我就將車停在靠左邊懸崖的草路上,但感覺不太穩而且怕檔到路,但看到右邊可以讓車子通過後就拉上了手煞車。我們將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到一絲不掛,將椅背放倒躺下後,我們開始親熱,但是車子的震動讓我覺得很不安全,好像不小心就會掉下山一樣,我說要不要重新找個安全的地方停車,所以又開上路,這時我們沒將衣服穿上,但男友幫我在身體前面披上一件外套,我就這樣開車,一路上都是崎嶇不平的道路,而且都是只有一部車寬的下坡路,漸漸地開始下起了雨,我帶著煞車開得很慢,很怕不小心就開下山去,可是卻感覺車速有點快,所以有點害怕,我開到一條兩旁都是雜草的小路,路的盡頭有一顆大石頭,我說怎麼辦沒路了,結果在石頭前有車子開出來,讓我發現石頭前有個向左的彎道,我想有車子開出來表示有路,所以左轉,左轉後看到路的兩旁已經沒有雜草了,而且前方是條右轉的路,我又準備右轉時,看到左邊就是懸崖,而且路很窄,我很緊張,怕打滑就掉下懸崖,所以煞車踩得更緊了,右轉後我看到前方的路已經被土石流淹沒了,前方是一條從右流向左的土石流我停下車觀察,發現土石流的右方還有兩部車陷在水裡,試圖要開出來,左方就是滾滾大水,我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我很害怕,不太敢開車,我想叫男友開車,但心想這種情況男友一定更不敢開,但我又無法倒車出去,所以車子只能停在原地,有一點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害怕。

最後,我看到眼前的滾滾大水離我越來越遠…夢就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ware 身心靜霏坊 的頭像
Aware 身心靜霏坊

Aware身心覺察園地

Aware 身心靜霏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