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最具療癒效果的夢境。一個晚上四個夢,每個夢的涵義都很深遠。在夢境中,潛意識就像塔羅牌中的教皇,透過夢,傳遞著上天的啟示及指引我們對人生課題的學習。

我在一個面海的屋子裡,那個屋子很大,四面都是透明的玻璃窗,光線非常好。房屋只有一層樓,蓋在一個緩坡上,我在屋裡向外看去的視野大約是以15˚角往下看,整個視野非常寬廣,可以看到整片的的山坡及遠遠地、整片的海。屋子距離海還有一大段距離,往海的方向看去的左手邊,靠近海遠遠地有一些樹跟一些房子,除此之外,這中間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我看到海。

當時似乎是傍晚,但太陽還沒有落下,微微的日光映在海面上,像是一團閃閃發光的黃寶石,我看到最前方,靠近海的山崖邊,還有一個屬於我的小屋子,那個屋子比較小,裡面沒有什麼裝潢,只有一個大桌跟一些椅子,好像是我經常舉行宴會的場地,這個小屋的視野更棒,因為就在靠海的山崖邊。夢裡只有我一個人,我知道那個地方在花蓮。後來我想到我的屋子靠近海,颱風來的時候我要怎麼保護我的屋子,颱風來時我必須將玻璃窗做些保護,例如貼膠帶之類的,我在夢中想,有沒有比較方便的保護的方法?我就想到,可以在玻璃窗外以木頭做成像窗簾一樣一片片的板子掛在屋外,在屋內安裝旋轉裝置,只要颱風快來的時候,我就可以在屋內利用旋轉裝置,將屋外的木板一片片打開,就可以保護我的玻璃窗了,想到這部分覺得自己很有創意,但又覺得被木板一片片包圍,我就看不到海了…

(這時候我好像夢醒了,回想夢境,心中突然有個想法「退一步,海闊天空!」的訊息,這時候心突然有放下了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我進入了另一個夢…

我在一個白色的長方形屋子裡,夢裡好像是我上班的地方,屋內的牆壁很白,在裡面有一些人,大家似乎都穿著白衣服,屋裡看不到窗戶,但燈光很明亮。從屋頂往下鳥瞰,長形的屋子進出口在左下角,我的座位在正中間,我面向11點鐘方向就是出入口,我心裡感到這地方有些怪,但不知道哪裡怪。

在夢裡我幫以前一位同事F先生約了心理諮商師,好像是他或是他的老婆有憂鬱症的關係。而諮商師就坐在我的後方,靠近屋子的右下角,在夢裡我知道他臨時有事沒辦法去見諮商師,我覺得這樣很不好,就去跟諮商師說,好像請他先回去我再去找他之類的。當我走回到座位的時候發現了那個很怪的地方,就是在我座位的右前方大約2點鐘方向的牆壁,原本那裡應該有一扇窗戶的,但卻被封起來了,而且當我仔細看還很清楚看到重新被磚頭封閉的痕跡,我將這個發現向坐在我右邊的的同事J小姐說,並且問她原來那裡是否有一扇窗,因為她比較資深,可能會知道,但她沒有回答,我好像也就沒再追問她。

這時夢境轉到另一個場景…

我坐在諮商師的對面,中間隔著一個大方桌,大方桌很像是大老闆用的那一種,桌面有厚玻璃的辦公桌,那是一個很小的辦公室,諮商師的後方有一片看不出去的玻璃窗,好像是一片燈箱,在我的左後方是出入口,出入口的正前方有一些玻璃鐵櫃,屋裡除了那個燈箱外,沒有其他燈源,所以當我看著那個諮商師的時候,光線讓我覺得有些刺眼。那個諮商師身高大約160~165cm左右、體型中等,長相也很平凡,就是一般那種很會唸書,但不太運動的那一型的男生(現在想想感覺有點像律師)。

我詢問他憂鬱症該如何預防或協助,他的回答是不用太擔心,也不必太緊張,只要不會產生暴力就沒問題,事實上他並沒有說出暴力兩個字,而是用手在空中比了一個像是砍下去的動作,我意會他的意思是暴力。後來我接到之前同事的電話,他說他不能來,我好像說沒關係,我已經在諮商師這裡了,可是當我還想問諮商師一些如何治療或諮商憂鬱症患者的技術上的問題的時候,我看到諮商師的表情,似乎有一個人出現在門口,我回頭看是分居的丈夫,他拿了一隻手錶來給我,那隻錶好像是我有的那隻金黃色的手錶,我心裡覺得有些厭煩,一方面覺得他跑來幹嘛,另一方面因為他拿給我的那隻手錶錶帶變得很長,好像有人用過,所以心裡覺得對他厭煩得很不高興…

場景又跳到另一個夢境…

我去算命,那個空間好像是舉辦算命師大展一樣。我坐在一個身材瘦瘦地、短髮、穿著白襯衫但套著一件黑色的披肩或外套的女生面前。我問她有關一個男生與兩個女生的感情問題,其實我知道我問的就是我跟之前發生的事情。

我稍稍地描述了之後(但我怎麼說的已經不記得了),她從一些淡綠色的長形紙片中抽出了三張紙牌,並且拿出另一張打了一些字的A4紙,那個A4紙上寫的好像是解牌的參考,但那些長形的紙片上並沒有任何的文字或圖樣,而我也看不到A4紙上寫什麼。她說關鍵是第三張牌,但她問我想知道哪一個人,我說我不知道,她就一直問我,一定要我說,我就說我想知道第二個女生(其實第二個女生指的是我自己,但我想要知道什麼,我也不知道),那個算命的就拿出那張A4紙,邊看牌(可是牌上什麼也沒有啊)、邊看紙的,我看到那張A4紙上有六個格子,好像分別是三張牌的解釋,我看到最後一格是,(其他兩個有看到,但醒來後想不起來了)。紙上的解釋很多,我沒辦法看清楚也記不得。後來那個算命的就看著我一直微笑,我問她情況是怎樣,她也不說,就只是不停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ware 身心靜霏坊 的頭像
Aware 身心靜霏坊

Aware身心覺察園地

Aware 身心靜霏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