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兒子、女兒來到一個山谷的路上,那個山谷有點像上次去合歡山扎營休息的那個山谷,我們走在一個下坡路,是往回家的路上,眼前有兩條可以回家的路,一條是右前方的一個吊橋往另一座山頭,一條是在左下方,好像要穿過小山洞。

我走近吊橋,看到吊橋非常的長,很鬆軟地往下沉,好像不是很安全,吊橋的右側靠近中間的部分下面就是河,河水很渾濁但不是很洶湧,吊橋左邊的下面是一些岩石,左邊看起來好像安全一些,我不想走吊橋,所以我回頭看另一條穿過小山洞的路,發現好像因為淹水山洞口已經看不到了,所以只能走吊橋回家。

兒子、女兒走在我的身後,我看到吊橋上的遠處還有大約3-4個人,我右腳剛踩上吊橋,吊橋就搖晃得非常厲害,前方的那些人開始重心不穩地好像快要掉下河了,並叫我不要搖,我緊緊地抓著繩索,並回頭叫孩子們也抓緊,吊橋非常的軟,我們很小心地靠著右邊走,到中間時我想左邊靠岩石的部分好像比較安全,所以我將重心轉向左邊,這時候突然好像離開了吊橋,我跨站在一些岩石上,腳下的岩石間有些黑黑的水,聽到有人說,叫我拉繩索上去,我從岩石上拉出一條白色很粗的繩索,繩索的最前端打了一個結從水中被我拉出來,那個結的直徑大約有7公分,那個結濕濕黏黏的讓我感覺不舒服,當時我有點不太敢拿(醒來後想想,那個繩索的感覺很像男性的性器官),因為一定要爬上去才能回家,所以我就回頭告訴孩子們跟著我小心地爬,可是爬上去的過程感覺很輕鬆,一點也不會累,而且還蠻舒服的,好像這是個愉快的旅程,所以我還回頭對著孩子們笑。

爬上去之後,我看到前面有好多中年男子擠滿站在一個好像是山凹的洞裡,看起來不凶,互相討論這條路的狀況,我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也不認識他們,我想離開那裡,所以我就從人群中硬是擠了出去。

後來我們三人走進一個兩旁都是四樓公寓的住宅區,巷子還蠻寬的,有點像小時候住家的巷子,女兒要我看左邊公寓的四樓,有一座L型的透明窗戶看到燈光很亮,有個中年婦女在窗戶前的桌子站著折衣服,我認出那個婦女是我現在的房東,夢裡的感覺是我們曾經住過那間房子,但我內心對房東有些抱歉,好像我曾經答應要住很久,卻提前解約而讓她吃虧了。我從外看到那個屋子,心裡想,可能房東想讓外面的人看到這間房子還沒人住(租)吧,所以才裝了透明窗及開了很亮的燈光。後來我們三個人繼續往前走,在左邊有個小吃攤,我們決定先吃東西再回家,在夢裡我好像知道那是往回家的路上,可是我卻看不到(也不知道)家確實的地點,我們坐在小吃攤的座位上等上菜時,這時我就自然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ware 身心靜霏坊 的頭像
Aware 身心靜霏坊

Aware身心覺察園地

Aware 身心靜霏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光黨
  • 好清楚的夢

    我也很會做夢,可是沒辦法像你這樣把夢境記得這麼清楚,包括所有的細節
    是不是要醒來後立刻做筆記呀?
  • 醒來後,不要馬上睜開眼睛也不要起床,先在心中重新走一遍夢境,並且設定一個關鍵語,想到關鍵語,就會想起夢境。夢境一定要寫下來喔~

    Aware 身心靜霏坊 於 2010/06/30 13:39 回覆